責任

這兩三年開始,已經不太明白責任有何用。小時候,師長都說人要負責任,那時還天真以為責任是要來負的,「負」的意思是肩負。自己搞出來的事情,自己就要負責。這是簡單的大道理吧?

不過,自從「問責」這詞一出,「責任」的用法就有所改變。現在,司長們說,責任是用來問的。的確,現在又真的很多人問責,即使不是問責官也出來問責。不過,不論何人問也沒有所謂,因為最終還是沒有結果。問完就算,干卿何事?

又不過,現今社會,責任不單用來問,更用來「負」。不過不是肩負,而且辜負。我搞出來的事,你問我,我就說不關我事,關佢事。一個推一個,越搞越大,越來越多人「落水」。但雖然多人落水,但最神奇的地方就是,沒有人要肩負任何一丁點的責任。這些所謂的責,最後所有人都(辜)負了。

又又不過司長們也不是完全沒有負過責,至少「搞大」了的事,自己都「取 / 娶」了回來。

正當我們鬧我們的年青人時,天啊,這些公眾人物級、人人都識的司長,到底立了一個怎麼樣的榜樣給我們的青年人呢?一個人是不是只要負「搞大」了的責任呢?

Posted on November 19th 2003 by Jansen

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| No Comments »

Comments RSS

Leave a Reply